抱歉,我不愿跟别人分享逛菜市场的快乐

6

 

菜市场大概是最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地方。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菜市场始终是求同存异,存在形式上没有天南地北的差别,唯一不同的只是售卖的东西以及买卖的人群罢。
1

每个周六早上,九点或十点,一定出发去镇中心的一片菜市场逛逛。一个人,一些现金,一只小车以便放下买的东西,以及带上许多好心情就够了。逛菜市场于我自己而言,完全是消遣般的享受。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不必在意是否有人在焦急等待你战斗结束仓促离开,完全可以悠闲地、安逸地进行一场不以买东西为主要目的的自我放松。
在完全不求速度的情况下,在这样开阔并只关乎于温饱不存在高级竞争压力的地方,人才得以真正的松弛下来。我特别喜欢一个人逛,可以毫无章节随性游走到随便哪个摊位,可以近乎顽固地观察和研究蔬菜和水果的各种变种的多样性,遇到有趣的人可以停步驻足偷偷摸摸地观察他,可以在唱布鲁斯的老爷爷面前想听多久就听多久,可以完全什么都不做只是享受站在人群里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带着形形色色的情绪来来往往。这样的快乐,带着一点害怕被人察觉到的心虚,更带着一份儿不愿与人分享的私心,反而更强化了这快乐带来的愉悦本身。
5

随身携带的小推车的重量也会越来越重。我往往先买一大盒剥好的核桃,再去挑一个周的水果。如果你不亲自来菜市场,恐怕真的很难了解当季的蔬菜水果究竟是有哪些,比方说这个季节的加州本地水果,只有苹果、李子、加州蜜李、硬硬的柿子、石榴、黄桃、葡萄,甚至还有表皮粗糙但果肉莹润嫩白超级甜美多汁的中国梨,只是因为完全有机,所以外表都不怎么规则好看,当你真正地下口时才能够切身体会到有机食物的精髓,不过就是为了那一口最浓郁真实的味道而已。
有些蔬菜是你在超市里见不到的,比如一种宝塔菜花,通体青绿色状,每朵小菜花都像尖尖的宝塔锥形,托到掌上来看一粒菜花刚好似座宝塔群落,如果不是因为绿色没有金色刚正威猛,还真的是像宝塔的。 还有一种遍体瘤状突起的苦瓜,形容十分猥琐,想想竟还一身的鸡皮疙瘩,就不形容太多。 有堆成小山堆般售卖的新鲜花生,约是刚刨出来不久,花生皮上粘连的泥土还带着鲜嫩的湿意;长的十分粗壮的秋葵,你去用手捏一捏,那些十分坚硬表皮呈现很深的深绿色的并不好吃,纤维感明显,太老。青青红红杂色的西红柿,各种形状长得随心所欲的青红椒,一凑近去闻,便可闻到浓郁的略微有些刺激的果香。现在还是南瓜的季节,各种尺寸的南瓜摆在小货车的车斗子里面,许是太重,主人甚至懒得搬,看上哪一个拿过来称称重量付了钱就可搬走;有些家里没多少人吃南瓜的,还可以选择那些事先劈成小块儿的,安自己想要的量去选;至于我,总选那些已经劈开的,毕竟能看到里面的颜色和质地,对于挑选的南瓜也就更有把握一些。

除了蔬菜水果,还有各种奶制品商摆出各种奶酪;蜂农不仅有各种蜂蜜蜂王浆,还有一小块一小块的蜂巢放在小玻璃杯里出售,粒粒晶莹剔透,沾着浓浓的蜂蜜,一块只要一两块钱而已;面包坊主卖着各种酸面包和面包圈,还有各式大曲奇和杯子蛋糕,但凡一靠近必然会被浓浓的小麦粉和发酵香味吸引。卖鱼的只有一户,也不总能见到她,约摸隔一周才来一次;她讲话很快,雷厉风行,所有的鱼都封在保鲜袋里放在凿的碎碎的冰上,摸上去总是湿冷湿冷的。

2

这样慢悠悠逛一圈,心仿佛跟着小推车一样也装满了,就拉着它慢慢走回泊车的地方,开车回家去。有时候一个周的工作十分消耗人的耐心和好脾气,周末里总需要好好休息休息,郊游或朋友间小聚,于我而言没人在身边聒噪简单逛个菜市场已经足够补充被吃掉的好心情,虽然买完东西往冰箱里堆的过程显然不那么轻松了。

 

邹于思思Sisi
专栏作者 & 微信公众号运营 @ 馋商GQ
blah,blah,bl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