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间食录> 小米海参粥

数周之前,看到朋友圈里一条求募捐的转发,内容约是同济大学经管系一位优秀的研究生生命垂危,家境贫困无力救治,希望大家给予援手。初看到这文章,本能涌起许多同情,女生的名字好耳熟,却是想不起来到底哪里有听过的。

但再往后一看这文章随图,竟然是以前国内的隔壁班小班花,瞬间有种吃了一把盐齁到瞬间丧失所有味觉大脑被盐味浸泡短路的感觉。她在我还是一枚傻呆圆的时候就已经是一枚甜如蜜桃的少女了,虽然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偶然的碰面她温柔的低头都能让我莫名感觉到她美好的性格。难得在男生拔头筹的理科生班里,她还是唯一能拿第一的女孩子,她真的是极用功的。果然在募捐的文章里有写到,她进同济也是以第一的分数考入了研究生的,不禁唏嘘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努力向上。

 

然而没过几天,就在同学的圈子里看到她病逝的消息,心中一痛。记得她当时试卷的作文被印下来全年级人手一张,记得她总是潦草啃个包子就当做一餐埋头苦学,记得她娇俏微卷的马尾辫,记得她一手潇洒俊逸的字,然而这一切都不再存在这个世间了,心里恍然有些空落。可叹一生这样努力,却从未停下来安心享受生活一天,这么多美好食物还没来得及一一去看去感受就也再也没这机会。

丰子恺在他的《豁然开朗》里写: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你若恨,生活哪里都可恨。你若感恩,处处可感恩。你若成长,事事可成长。不是世界选择了你,是你选择了这个世界。既然无处可躲,不如傻乐。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既然没有如愿,不如释然。 我还想加一句,既然不知终点,不如每一餐都当做最后一餐。

 

 

蔡澜蔡先生在他的文章里写鲍参肚翅,海参论味排第二。

山东人好海参,沿海多种植,新鲜海参倒是少在内陆地区见到,多数还是以干制的形式,既易于保存也方便运输。把干海参放在炭上烘焙,洗净后从火炉拿出柴灰,大力揉之,使海参易膨胀,如没有柴灰,碱粉也行。揉灰后又洗濯,用温水泡个三小时。取出再洗,放进锅煮多三个钟,海参已开始发胀。取出海参又烧,用刀仔细刮干净海参肚内的杂质。这时拍碎大块的姜,和海参又煮三个小时,软透了取出,才是最初步的准备。麻烦之至,看到咋舌。

 

来了美国以后,多谢小龙人家的Celine姐姐提前告知近期有来自阿拉斯加的野生红刺参,赶紧预留了四磅。又在妈妈那里打听了,怎么处理鲜活海参,这才有胆小试牛刀尝试去做海参。

IMG_0014

然而看到海参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这么粗壮个儿大的海参还是第一次见到,加之野生,刺还是比较鲜明突出的,蔡老眼里这样的野生海参可以以一敌百胜过养殖海参。

 

海参开膛破肚,刮去所有钙质,留海参肠不去,清洗干净以后入开水重新煮开,待到海参的边边微微卷起,个头稍微有些收缩时即可关火。滤掉表面浮沫,汤汁留用,海参单独捞出冷却。用不同的盒子把海参分装成单次需要的量,注入煮海参的高汤,待到完全冷却就可以放到冰箱冷冻了。注意要全程避开任何油脂,这样才能长时间保存。

 

IMG_0015 冷冻过后取出来随时解冻来用,特方便。

蔡老喜欢的做法是葱烧海参,用大量的猪油,把切成手指般长短的葱段爆至金黄,略焦亦无妨。把用猪肉、火腿、乌鸡、猪皮猪骨熬出的上汤煨好的海参加入,兜两下再加上汤,煮至汤汁已少,再加酒、酱油、盐和糖,大功告成。而我们居家做法,吊不出那么味极其鲜美的高汤,家常好味道也无需太复杂的做法,最近我的偏爱是小米海参粥。

 

海参连汤带参放入一只小锅,加鲍汁、蚝油、白糖、日本酱油,调好咸甜鲜度,再加一些水慢慢炖煮半个小时直至海参入味,大火收汁。

另外一边,小米按照寻常办法煲成黏糊浓稠的小米粥,最后再把海参与高汤浓汁放到小米粥里来。

 

IMG_0018

做好的小米海参粥,海参脆而入味,毫无腥辛异臭,甚至淡淡有些虾黄蟹黄的味道,鲜美的不得了。小米粥本身的粟米香气,加上海参高汤浓汁,很好的搭配。

发表评论